相关文章

园林景观雕塑中凉亭位置选择

来源网址:

园林景观雕塑中凉亭位置选择

随着人类在劳动中生理变化发展.其心理也不断得以丰富和发展。工具的制造及猎物的掳获,使人不仅发现对象的使用价值和自身意志的实现,而且从中泛起满足喜悦之情,这即是人类主观能动的审美意识之萌芽。这萌芽促使人类感观功能发展丰富且深化,使之在人类制造的产品中“美化”的成分也日益增加。人们利用兽骨、砾石、蚌壳等进行雕琢、刻划、磨制、穿孔、申珠等手法使之成为装饰雕塑的雏形。这一点,我们可以从三百万年以前的打制旧石器与万年以来磨制加工后的新石器对比中,极清晰地看到。

在园林景观中,为了丰富空间环境,供游人小憩,在路旁林荫之间亦常建有小凉亭。这类亭子多建在繁花茂树之间,若隐若现,周围清流回环,奇石异草,浓荫拥翠,一派幽雅之趣。特别是如若建在较为偏僻的地方,还能起到填补空白、为全局增色的作用。故宫御花园中的玉翠、凝香二亭,乾隆花园中的撷秀亭。上海豫园中的听鹂亭,以及自然山水间散置的各种小亭子等等,都起着这种点缀和补白的作用。它们弥补了构图上的欠缺,使园林景观意趣连续不断,增加了环境景观的整体魅力。

凉亭的布置非常灵活。它不但可以点缀环境景观,而且还具有一定的标示性作用,许多风景区和园林景观中的重要景点.即是以凉亭作为主要标志的,在有些园林景观中还甚至以主景亭子为园名,如苏州的沧浪亭、滁州的醉翁亭和嘉兴的落帆亭等等。凉亭既为人们欣赏四时浪漫的景色提供了最佳观赏点,又为环境增色。

可以说是“亭子借景扬名,景为亭子增色”。例如,广州黄埔的浴日亭子,建于海滨附近的章丘岗上,这里水面辽阔,烟波浩淼,登凉亭远眺可见日出,为昔日羊城八景之一,名曰“扶胥浴日”。苏东坡登此凉亭时曾留有一诗,用“瑞光明灭到黄湾.坐看旸谷浮金晕”来描写此处的景观,而浴日亭子即成为此景之标志。安徽黄山西海的排云亭子、北京西苑的水云榭和湖北薄圻赤壁山头的翼江亭子等等,也都是眺望景色和构成标志的点睛之笔。在一些名泉附近也常常筑景观凉亭以为标志,如无锡的惠山“天下第二泉”建有二泉亭子,济南的趵突泉建有观澜亭子,河北遵化的汤泉建有转杯亭子,山西汾阳杏花村的“神井”上建有申明亭子等。

这些泉亭子不但起到了标示性的作用,而且使环境园林景观化,赋予景致更多的文化内容。

这种点景之亭子作为区域空间内的趣味中心,有着“点景”和“观景”的双重作用。既从亭子内外望,要有景可观;而从外望亭子,又要能够起到点缀和渲染环境景观的作用。

北京北海静心斋中的枕峦亭是这方面的典型实例。静心斋的主庭院中有大面积堆叠巧妙的山石,西部一峰凸起,枕峦亭耸立于其上,八面玲珑,被乾隆誉为“莲朵珠宫”。景观凉亭与山石水池构成了一幅绝妙的山水画面,是全园的主要景观之一。并且还特地修建了“罨画轩”和“画峰室”两座建筑,来供人们专门欣赏这幅“名画”。于枕峦亭子中环顾,四面景色袭人:东面小桥环廊,水声潺潺,北面山石嶙峋,轩廊叠翠;西面西天梵境借景园中;而南面远眺,则太液秋波、琼岛春荫、景山秀色尽收眼底,着实令人心旷神怡。此外,从周围观赏枕峦亭,不但可以获得几个固定的优美画面,而且在走动中随着观赏路线的起伏、曲折,还能够欣赏到层出不穷的不同角度的美妙景象,使人感到层次多变,意趣无穷。

在自然风景区中,风景点多较为分散,为将众多的风景点串联起来、便常常因地制宜地建造一些凉亭,以便游人中途歇憩,同时对游览的路线加以引导和暗示,这也是亭子的妙用。昆明金殿一、二、三天门前的小亭子、四川青城山山道上的茅亭和道教圣地齐云山香道上的香亭等等,就是起着这种标示和引导的作用。这些标示性的小亭子在主要的景点之间穿插点缀,将散乱无章的自然环境加以人工创造,组成节奏明晰的景观序列,使较为平淡的自然环境,上升成为园林景观艺术化的观赏空间。在整个风景环境构成中,起着加强节奏、铺垫烘托、承上启下、使各景点的景观意趣一脉相通的作用。

此外,为了加强和表明景区的界限,也往往以景观亭子为标志,来控制景区的空间范围。承德避署山庄就是用亭子来控制景区空间的成功实例之一。避暑山庄三面环山,远峰近峦皆为借景。

康熙时在四周山巅之上建了“北枕双峰”、“南山积雪”、“锤峰落照”和“四面云山”四个亭子,在空间上把全园的景物控制在一个交叉视线的界限之中。而湖区的西岸和北部,又沿湖岸灵活地布置了方形、矩形、十字形、八角形等景亭子数个,形成湖滨的背景,这样就又控制了一个比前者范围要小的湖区界限,加强了湖区的空间视觉效果。北京颐和园昆明湖西堤的桥亭和南堤的不同形式的凉亭,及江西石钟山四周沿江而建的景亭子等等,也都是利用筑景观亭子组织景区空间界限的佳例。